乔丽娅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行政诉讼时效中段伴读之《绿山墙的安妮》-好学品读会

2017.10.28 | 93阅读 | 全部文章

中段伴读之《绿山墙的安妮》-好学品读会
一场音乐会,一场灾难,一次坦白
接着,戴安娜的表兄妹们——来自新不里奇的默里一家子——到了;他们全都挤在一架大大的箱形雪橇中,里面铺了很多稻草和毛皮车毯。安妮坐着雪橇滑过缎子般光滑的道路,向礼堂驶去,看着积雪在车轮下泛起波纹,她深深陶醉了。壮美的斜阳中,积雪的小山和圣劳伦斯海峡中深蓝色的海水,仿佛是沉积在深红色和火红色水中的一大碗珍珠和蓝宝石,无比光辉壮丽。叮当的雪橇铃声和远处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森林中的精灵们在欢快地笑着。
“噢,戴安娜,”安妮紧紧握着皮车毯下戴安娜戴着手套的手,喘着气说道,“这难道不像是一场美丽的梦吗?我看上去真的和平常一样吗?现在我的感觉和过去完全不同,我想我的脸上一定表现出来了。”
“你看上去美极了。”戴安娜刚从她的一位表兄那儿得到了一句赞美,觉得自己应该将它传下去。“你容光焕发。”
那天晚上的节目是一连串“令人激动的心跳”,至少对于观众席中的一位聆听者来说是这样的,而且,正如安妮向戴安娜保证的那样,接下来的每一个激动都比上一个更令人振奋。当普丽西·安德鲁斯穿着崭新的粉红色丝制上衣,光洁雪白的脖子上戴着一串珍珠,头上插着几朵康乃馨,“在一片漆黑中爬上泥泞的楼梯时”,谣言流传开来,人们小声议论着,说为了她,老师打发人一路跑到镇上给她买回了这身装扮,安妮因为强烈的同情而颤抖起来;当唱诗班唱起《远方娇嫩的雏菊上》,安妮凝视着天花板,好像那上面绘有天使的壁画;当萨姆·斯隆开始用动作演示“塞克里如何使母鸡孵蛋”时,安妮大笑起来,使得坐在她旁边的人也笑了起来,但他们是因为受了她的感染,而并非是觉得有趣,因为这个选段即使在亚芬里也算是老掉牙的了;当菲利普斯先生以最激动人心的声调朗诵那首马克·安东尼在恺撒遗体前的演说时——在每一句的句末,他都要看看普丽西·安德鲁斯——安妮感到,只要有一位罗马公民领头,她就会当场站起来参加叛乱。
只有一个节目让她不感兴趣。当吉尔伯特·布莱思背诵那首《莱茵河上的狂欢》时,安妮拿起罗达·默里从图书馆借的书读了起来,一直读到他的背诵结束,当她一动不动僵硬地坐在那儿时,戴安娜却把手都拍痛了。
她们快乐而又满足地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十一点了,可是她们仍旧带着甜蜜的喜悦想把这事好好地讨论一番。每个人似乎都睡着了,屋子里一片漆黑,寂静无声。安妮和戴安娜踮着脚轻轻走进客厅,那是间狭长的屋子,里面是敞开着门的客房。屋子里温暖而舒适,壁炉中的余火将屋子照得朦胧模糊。
“我们就在这儿脱掉衣服吧孔雁,”戴安娜说,“这里很舒服、很暖和。”
“这真是段令人高兴的时光!”安妮欣喜若狂地叹了口气说,“在那儿登台朗诵一定很美妙。你觉得他们会让我们上去朗诵吗,戴安娜?”
“是的,当然,总有一天会的魂兵之戈。他们总要叫年纪大一点的学生去朗诵的。吉尔伯特·布莱思经常去朗诵,而他就比我们大两岁。哦,安妮,你怎么能假装听不见他说话呢?当他朗诵这一句的时候,
‘有另一位,不是姐妹’,
他直直地望着台下的你。”
“戴安娜,”安妮庄严地说道,“你是我的知心朋友,但是我也不能允许你对我说起那个人。你准备好上床了吗?让我们比赛看谁先跑上床。”
这个建议对戴安娜很有吸引力。这两个穿着白睡袍的小家伙沿着长长的屋子冲了出去,穿过客房的门,然后同时跳上了床。接着——有什么东西——在她们身下蠕动,一阵喘气,一声尖叫——有人低沉着声音说道:
“仁慈的上帝啊!”
安妮和戴安娜永远也无法说清她们是怎么从那张床上下来,离开房间的。她们只知道在一阵狂奔之后,她们发现自己正战战栗栗地踮着脚往楼上走。
“哦,那是谁——那是什么?”安妮悄声问,因为寒冷和惊吓,她的牙齿在打战黄玫瑰简谱。
“那是约瑟芬姑奶奶。”戴安娜说道,她笑得都喘不过气来了,“噢,安妮,那是约瑟芬姑奶奶。她怎么会在那儿的呢?哦,我知道她会勃然大怒的。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不过你见过这么有趣的事吗,安妮?”
“你的约瑟芬姑奶奶是谁?”
“她是爸爸的姑妈,住在夏洛特镇。她老极了——至少七十岁了,而且我觉得她不曾是个小女孩。我们希望她能出来走动走动,可是没指望她会来得这么快。她特一本正经,循规蹈矩,她会为这事狠狠责骂一番的,我知道。唉,我们得和明妮·梅一块儿睡了——你想不出来她踢人有多厉害立刻贷。”
第二天早上,约瑟芬·巴里小姐没有出现在这顿进行得比较早的早餐桌上。巴里太太和蔼地对两个小姑娘笑着。
“昨晚你们睡得好吗?我本想等你们回家后再睡觉的,因为我想告诉你们,约瑟芬姑奶奶来了,你们得到楼上去睡觉了,但是我太困了,就睡着了。我希望你没有打扰你的姑奶奶,戴安娜。”
戴安娜审慎地保持了沉默,但是隔着饭桌,她和安妮鬼鬼祟祟地互换了内疚却又忍俊不禁的微笑。吃过早饭后,安妮匆匆赶回了家,所以对巴里家随后发生的骚乱一无所知,也就乐得自在。直到傍晚时分,她到林德太太家为马瑞拉办事的时候,才知道了发生的事情。“这么说,昨晚你和戴安娜差点儿把可怜的老巴里小姐吓死?”林德太太严肃地问,不过一丝愉快的神情却从她的眼中闪过,“几分钟前,巴里太太去卡莫迪时上我这儿来过。她真的非常担心这件事。老巴里小姐早上起床时,大发脾气——约瑟芬·巴里的脾气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一点我可以告诉你。她根本不愿意和戴安娜说话。”
“这不是戴安娜的错,”安妮愧疚地说道,“是我的错。是我提议赛跑夜店大话骰,看谁先跑上床的。”
“我就知道是你!”林德太太说道,对于自己的正确猜测她感到非常得意,“我就知道那个主意是从你脑袋里冒出来的江婷琳。唉,它可惹大麻烦了,就是这样。老巴里小姐原本准备在这儿住上一个月的霹雳大喇叭,但是她现在宣称一天也不会再待下去了,明天就回镇上去,不管是不是星期天。如果他们来接她的话,她今天就走了。她原先答应为戴安娜支付一个季度的音乐课学费的,但是现在她决定什么也不为这么个疯丫头做了。哦,我猜今天早上他们一定度过了一段紧张的时光。巴里家一定感到很沮丧。老巴里小姐非常有钱,他们总想讨她欢心的。当然,巴里太太没对我这么说,不过我很善于识别人的本性,就是这样。”
“我是这么不幸的一个女孩行政诉讼时效。”安妮悲伤地说,“我总是陷入困境,还把我的好朋友们——我愿意为之流血的人们——也卷了进去。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猫头鹰王国,林德太太?张兆艺
“这是因为你总是冒冒失失,容易冲动,孩子,就是这样。你从来不停下来考虑一下——脑袋里想起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不经片刻的思考。”
“噢,可那才是最精彩的啊。”安妮抗辩道,“有些东西突然在你脑子里闪现,让你激动,你就必须把它说出来。如果你停下来仔细考虑的话,就会完全弄糟了它。你自己从来没有过那样的感受吗,林德太太?”
没有,林德太太从来没有过。她严肃地摇了摇头。
“你必须学会一些思考,安妮,就是这样。你需要记住这句老话:‘三思而后行。'——特别是在往客房的床上跳的时候。”
对于自己开的这个小玩笑,林德太太笑得很开心,而安妮却仍是忧心忡忡。在她眼中,情况是很严重的,她可看不出这里面有什么值得开心的地方。离开林德太太家后,她穿过硬邦邦的田地,向果园坡走去。戴安娜在厨房门口迎接了她。
“你的约瑟芬姑奶奶对那件事非常生气,是吗?”安妮低声问道。
“是的宝珠奶酪,”戴安娜答道,她一边强忍住笑,一边转过脸朝关着门的起居室投去忧虑的一瞥,“她暴跳如雷,安妮。哦,她骂得可厉害了。她说我是她所见过的行为最恶劣的女孩,还说我父母应该为他们教育我的方式而感到害臊。她说她不愿再待下去了,我当然一点都不在乎。不过爸爸和妈妈挺在乎的。”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这是我的错呢?”安妮问道。
“看上去我会做出这种事,是吗?”戴安娜轻蔑地说道,“我绝不是告密的那种人,安妮·雪莉,而且不管怎么说,我应该和你一样受到责备。”
“那么,我亲自去告诉她吧。”安妮坚决地说道锦衣风流。
戴安娜惊愕地盯着她。
“安妮·雪莉,你绝不能这么做!哎呀——她会把你活吞掉的!”
“别再吓我了,我已经够害怕的了,”安妮恳求道,“我宁愿走进火炮口。但是,我必须这么做,戴安娜。那是我的错,我必须去承认。幸好在坦白交待方面我做过一些练习保靖黄金茶。”
“好吧,她在房间里,”戴安娜说,“如果你想去的话,你就进去吧。我可不敢。而且我相信,你这么做可不会有什么好处。”
有了这番鼓励,安妮便到太岁头上去动土了——那就是说,她坚定地走到起居室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随后里面传来一声严厉的“进来”。
瘦削、严厉而又古板的约瑟芬·巴里小姐正坐在火炉旁怒气冲冲地织着毛线,她的怒火没有丝毫平息,目光透过金丝边眼镜直射出来。她坐在椅子上转过身来,本以为会看到戴安娜,没想到却见到了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她那双大眼睛中充满了孤注一掷的勇气与胆战心惊的恐惧神情。
“你是谁?”约瑟芬·巴里小姐毫不客气地问道。
“我是绿山墙的安妮。”这个小到访者一边战战兢兢地说,一边以她那独特的姿势紧紧地握住双手,“请听我说,我是来坦白交待问题的。”
“交待什么?”
“昨晚上我们跳上床压在你身上,那全是我的错。是我提议那么做的。戴安娜绝不会想出那种事情的,这一点我很肯定。戴安娜是个很有大家闺秀风度的女孩,巴里小姐。所以你必须知道,责备她是不公平的。”
“哦,我必须,嘿?我宁愿相信至少戴安娜也参加跳的。在这么一个体面的家里,竟然发生这种愚蠢的丑事!”
“可我们只是闹着玩的。”安妮坚持说,“我认为你应该原谅我们,巴里小姐,我们已经道歉了。而且不管怎么说,请原谅戴安娜空蝉之森,让她去上音乐课吧。戴安娜一心一意地想上音乐课,巴里小姐,一心想得到一样东西,结果却落了空,这种感受我太清楚了。如果你一定要生谁的气,那就生我的气吧。小时候,经常有人对我发火,我已经习惯了,所以我比戴安娜更能忍受伍氏特香包。”
这时,老妇人眼中的怒火已消退了许多风声鹤唳造句,取而代之的是一丝饶有兴趣的目光。不过,她还是严厉地说道:
“我认为,你所说的你们只是闹着玩的可不是什么借口。在我年轻的时候,小女孩可从来不会放纵自己那样闹着玩。你不知道,经过长途跋涉后,睡得正香,突然有两个大女孩蹦到了你身上,把你惊醒,这是什么滋味。”
“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想象,”安妮急切地说道,“我相信那一定非常令人不安而恐慌。可是,这事也把我们吓坏了。你有想象力吗,巴里小姐?如果你有的话,就请你设身处地地为我们想想吧。我们不知道那张床上有人,你差点把我们吓死。我们简直是魂飞魄散。而且,我们不能睡在原先答应我们睡的客房里了。我猜你是经常睡在客房里的。但是请你想象一下,如果你是个无父无母的小女孩,过去从来没受到过这种睡在客房里的待遇,你会有什么感想?”
这时,所有的怒气已烟消云散了。巴里小姐竟然大笑起来——笑声使得无比焦急地等在外面厨房间的戴安娜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我想我的想象力已经有些生锈了——我已经有很长时间不用它了。”她说,“我敢说你希望得到同情的请求和我一样强烈。这完全取决于我们看待这个问题的角度。坐过来,跟我谈谈你自己吧。”
“对不起,我不能谈,”安妮坚决地说道,“我很愿意谈,因为看上去你像是位挺有意思的女士,而且说不准你还会成为我精神上的知音,尽管你的模样看上去不太像。可是我得回家了,回到马瑞拉·卡思伯特小姐身边,这可是我的责任。马瑞拉·卡思伯特小姐是位非常善良的女士,她收留了我,给我适当的教育。她尽了最大的努力,但这是项非常令人灰心丧气的工作。你千万别因为我往床上蹦而责备她。在我走之前,我真的希望你能告诉我你会不会原谅戴安娜,会不会按你所计划的,在亚芬里一直待下去。”
“如果你能时不时地过来和我说说话,我想或许我会在这儿待下去。”巴里小姐说。
那天晚上,巴里小姐给了戴安娜一只银手镯傲世玄神,她又告诉家里的大人说,她已经把旅行包里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我已经决定留下来,只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一下那个叫安妮的女孩。”她坦率地说道,“我对她很感兴趣,在我这一生中,让我感兴趣的人真是少之又少。”
马瑞拉听说了这件事后,只评论了一句:“我早就这么和你说了。”
这是说给马修听的。
巴里小姐一直住了下去,超出了原定的一个月。她这个客人,比过去容易相处多了,因为安妮让她的心情一直很好。她们成了亲密忠实的朋友。
当巴里小姐要离开时,她说:“记住,安妮姑娘,如果你到镇上来的话,一定要来看我妖艳女忍者,我会安排你在我最不常用的客房里睡觉。”
“不管怎么说,巴里小姐是我的知音。”安妮向马瑞拉透露说,“光看她的长相,你不会这么认为,但是她确实是知音。和马修一样,刚开始你不会发现,可过了一段时间后,你就会看出来了。灵魂上的知音并不像我过去想的那么少。发现世界上有这么多知音,真是件美妙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