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丽娅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行楷书法欣赏中篇小说:三婶(节选)-十点读书迟

2014.08.30 | 46阅读 | 全部文章

中篇小说:三婶(节选)-十点读书迟

三婶(节选)
文祁新龙
三婶,是个外地女人。
有关三婶的来历,我在长大的过程中,是逐渐从村子里女人口中得知的。三婶原是秦岭西端小陇山里人。早年间,也就是历史上1984年,据张麻子家的女人说,那年三婶家乡闹荒灾,地里颗粒无收,三婶的男人又摔折了腿,一家子就指望三婶讨饭吃,三婶刚开始还走的不远,讨来的东西也都是留一部分给折了腿的男人,可那年月,尽管许多地方已经解决温饱了,可谁家的口粮也不多余,于是三婶就带着那孩子开始走向外乡讨饭吃,后来,三婶几天没有回家,当三婶把讨来的杂食拿回家时,那折了腿的男人却用家里的背篓系,拴在浮梁上上吊了,三婶用一张旧席面子把男人卷了,埋到了向阳的一个土坡上,就带着女儿离开了村子,这一次,三婶再也没有回去,而是越走越远,最后,就在我们村子里落的脚。
据说,1984年科讯杯,当时的三婶,还是一个美人胚子。瓦胡家的女人说,三婶进村的那一天,刚刚好,她在村头墉洋芋,她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村姑,手里牵着一个孩子,畏首畏尾的向村子里走来,她就好奇的看着三婶,等到三婶走近了,她才问,你是干啥的?三婶说,她是一路要面吃,凌宝儿才走到这沿河村的,一路上风餐露宿的,吃了上顿没下顿,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曲阳影都。瓦胡家的女人就把三婶带进了家里,给他们做了一大碗苦苣酸菜拌汤,娘俩吃饱后,千谢万感恩,弄得瓦胡家的女人难为情了,于是,瓦胡家女人就好奇的问起了三婶的来由,三婶就给瓦胡家的女人说起了自己的身世。据三婶说,她原本是一户殷实人家的女子,后来嫁给了同村的一个木匠,那木匠手巧,给人家修房计算的木头和最后实际用的相差无几,而且给人家修房时总是恭恭敬敬的,人也随和,加之那时候人口增长,修房子的人也比较多,所以,在他们家乡那一带,木匠还是挺吃香的,可是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后来,木匠给一家修房的人家上浮梁,结果脚底下没踩稳,就从梯子上掉了下来,摔折了腿,木匠活也干不了了,就在家里歇着。原先家里还有一些吃食,三婶也营务庄稼,日子虽然过的紧吧,但后来,遇上那一年闹灾荒,他们把家里的一点储备粮吃完后,就不知道从如何维持生计,原本就日渐空虚的家,开始变得啥都没有。炕上还躺着一张口,所以她就带着孩子外面讨饭了。
瓦胡家的女人听得三婶的男人上吊后,眼泪就掉下来了,这女人一旦同情另一个女人时,就显示出了大方。瓦胡家的女人当即就决定把三婶留在村子里,暂时住在她家里,等有合适的人,就把三婶嫁过去。
三婶就住下了。三婶经常帮着瓦胡家干一些零活,也逐渐就和村子里的人见了面,每次见了面,三婶都怯生生的,她知道自己是个外来人,这不是自己的家,见人也是客客气气的。
农村的女人,听了三婶的遭遇,起先都还挺同情三婶的,她们这个拉着三婶去家里吃一顿,那个偷偷塞给三婶几个玉米面饼子。后来她们就又开始敌对三婶了,那些嚼舌根子的话也像长了脚,串门到户的挨家挨户走合肥55中。因为三婶那时正值青年,虽说生过一个孩子,但那婀娜的身姿,漂亮的脸蛋,凸起的胸脯,都让整个村子里的男人都想入非非,而且也成为了村子里男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特别是当大家知道这女人就住在瓦胡家时,瓦胡就成了村子里人羡慕的对象,总有那么几个年轻的光棍隔三差五就来瓦胡家串门,其实也就是看三婶。
刚开始,瓦胡家的女人很热情,渐渐地她就发现,就连同瓦胡也对三婶颇上心,家里的活也抢着替三婶干,有时候,瓦胡家女人催着瓦胡去干某件事情,瓦胡就是不动身,眼睛不时偷着瞟一眼三婶,这些瓦胡家的女人都看在眼里,女人眼里就渐渐生了恨。
女人之间的感情最难琢磨,当初瓦胡家的女人见三婶一个人,带这个孩子到处要饭,心里就有了同情,加之三婶说了自己的悲惨遭遇,怜悯之情就使得瓦胡家的女人不得不留下这个女人了,但时间不长,她就发现三婶成了村子里男人评头论足的谈资,甚至有女人就开玩笑说,瓦胡家的,你就不怕她把你男人抢走了?瓦胡家的女人虽然知道这是一个玩笑,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而担心,再说,三婶干活好,人漂亮,那个男人见了都动心。
为了保险起见,瓦胡家的女人决定给三婶物色一个村里未成家的男人。于是瓦胡家的女人就扳着手指头,一家挨着一家数,前前后后筛选了好一阵跳舞机脚谱,还是没有她看上的。
但就在瓦胡家女人给三婶物色男人的这当儿,发生了一件事情,差点让三婶和瓦胡家的女人闹掰,事情发生的时候,三婶正在厢房炕头上给女儿梳辫子。
事情说起来还听有些蹊跷,瓦胡每天干完活功名路,都去村里的“闲话中心”谝一阵传,当然,闲话中心有女人也有男人雷小雪,这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三婶身上了。李四家女人说,瓦胡,你家里那么个美女子,你咋就不动心哩交河吧?瓦胡说,啥动心不动心的。张三家女人就说,你别看瓦胡整个呆头呆脑的,其实心里明亮着呢,他可是一天眼睛都盯着,就怕别人靠近……玉德家女人说浦江房产网,瓦胡,你咋无动于衷啊,你等着你婆姨睡着了,你瞧瞧进去,先睡了再说嘛。瓦胡红着脸说王贼,别胡说庞青云,人家一个女人家带这个孩子不容易,你这张嘴……玉德家女人说,哎吆,看看瓦胡,脸都红了。瓦胡说,没有嘛。几个男人也开起了玩笑,一个说,你看那屁股蛋子那么大,奶子那么大,真的是个尤物。瓦胡就在闲话中心待不住了,他知道,一旦所有人对准一件事情,那肯定说一晚上都说不完,他赶紧灰溜溜的进了王武安家,这王武安是退伍军人,腿上有伤,如今家里弟兄三个,两个哥哥早已经成家,就他还是光棍一条,两人的关系倒也不错。
瓦胡进门后,发现王武安正在鼓弄一个坏了的骡子鞍子。他就地上一根烟说,瓦胡,你不守着你家那漂亮娘子,跑到我这里干啥来了。瓦胡说,你胡扯啥呢浮沉子?瓦胡说,我有个想法,你想不想听?王武安说,有屁就快放!瓦胡说,兄弟,说正经的,我看你把那寡妇引进门算了?王武安停下手中的活,看了一眼瓦胡,点上一根烟,吸了一口才说,你舍得温翠萍?瓦胡导了一拳王武安说,我有啥舍不得的董跃进,我家里有老婆,没有老婆哪有你的份!王武安说,看看,早就有贼心了吧?瓦胡说,你说一个女人,还不是你老婆,经常在你眼皮子底下活动行楷书法欣赏,而且这女人还长得漂亮,你说谁能受得了?王武安哈哈大笑说,那你和你老婆离了,再娶一回不就成了?瓦胡说杜鹃传奇,你再要这样说,我就不和你说了。王武安说,其实,你的心思我懂,果子是颗好果子,可能不能吃到咱嘴里就难说了。瓦胡冲过去夺下王武安手中的矬子说,把你的那破货先撂下,咱们说这正事。于是王武安乐呵呵地拿出一瓶白酒,瓦胡一看酒,眼睛都绿了。这东西可有几年没有碰了。王武安说,这是他当兵时,打下四平,在四平的一个商店里捡的,有好几瓶呢,后来都喝了,就这一瓶,留到了现在。瓦胡说,你狗日的啥好东西都藏着呢。于是两个人在王武安睡的骡子圈里,关上门,开始边喝边聊。
王武安说,瓦胡,你狗的咋就那好的命呢,家里两个女人伺候着。瓦胡说,我要是有那好命,就是死了也值当了。王武安说,你说,你有没有对那寡妇动过心思?瓦胡说,就是有那心也没那胆儿,你不知道我家的那简直是母老虎,我敢在他面前有啥举动,那还不废了我?王武安说,你狗日的迟早出事家,你要不赶紧把那女人嫁出去,我就怕你跑到人家被窝里去。瓦胡嘿嘿地笑着。
瓦胡说,你到底有没有那想法?王武安说,啥想法?瓦胡说,你就装,不装能死吗山歌帝?王武安笑着说,我倒是愿意,可是人家不知道咋想的?瓦胡说,你放心,我回去和你嫂子商量,让她给做思想工作,说不定能成哩。王武安说,如果能成,那你可就是我的贵人啊哥。瓦胡说,不过那女人带着的那孩子你不嫌弃?王武安说,我有啥嫌弃的?现在两个哥哥也成家了,如果我成家,肯定就和他们分开过,相当于我还是一个人,多一个人,多一个劳力呢。瓦胡已经有些醉意地说,好,兄弟,你只要把这话说了,我就今晚上回去和你嫂子商量……
于是两个人又瞎扯了一通,瓦胡说,你这事情要是成了,肯定赚了。那女人我看了。他嘿嘿笑了一下补充说,那女人我看了,爱干净,但干活也是一把好手,你要是娶进门,你就等着享福吧,再说那身段,那屁股,要啥有啥。王武安说,这些我早就看了。
直到后半夜,瓦胡才拖着醉醺醺的身体出了王武安的骡子圈,往回家走去。他高一脚底一脚的走着,摸到了自家的家门口。忽然感觉一泡尿憋得慌,他走到了厕所里,忽然就吓得退了出来七界传说前传,原来三婶正在拉屎。他在院子里等了一会儿,夜风一吹,酒就有些上头了。这时候,三婶出了茅房,看见瓦胡还在院子站着,就说,瓦大哥还没有睡觉?瓦胡脸上一阵发烧,嘴里咕哝着。三婶要进门,他才说,你等等,我有件事情给你说,他蹑手蹑脚的走到三婶跟前,三婶退了一步说,瓦大哥,有啥事情你说。瓦胡酒还未清醒,但又怕吵醒上厅房的妻子,就说,你出来,我在外面给你说。
于是两个人就相跟着出了大门,站在院墙外面。其实,瓦胡进门的那一刻,他的女人就醒了,本来想着瓦胡就进门了,可是她看见瓦胡和三婶深更半夜的在院子里拉扯,就悄悄穿好衣服,跟着出了大门。三婶紧张地结结巴巴问,瓦大哥,有啥事情你说。瓦胡说,你在我们家,也给我门们干了多半年活了,你就没啥想法?三婶没有明白瓦胡的意思,一时茫然语塞。这时候瓦胡的女人站在门口说,不要脸的,深更半夜干啥见不得人的勾当了?两人这一听,都大惊失色,瓦胡转过身来想进院子,怎奈酒劲发作一不小心就一个踉跄,绊倒了。等瓦胡的女人走到跟前时,只见瓦胡重重压在三婶身上,双手在三婶坏了乱摸索,三婶吓坏了,想推开瓦胡,但瓦胡软的如同一团棉花。瓦胡的女人过来,乘着月色,用脚狠狠踢了瓦胡几脚,瓦胡只是说,别踢,别踢。好容易三婶在瓦胡女人的帮助下,才从瓦胡压着是身体里腾了出来。
三婶说,姐,我拉肚子,上厕所,瓦大哥就进来了……瓦胡的女人说,你你别说了。我们把这狗日的抬进去吧。于是两个女人硬是把一个醉汉抬到了屋里,瓦胡女人说,你去睡吧。
三婶出了屋子,在厢房里坐了一夜。二厅房里的某油灯也亮了一夜。
第二天,瓦胡的女人起得很早,而且做好了早饭。三婶要帮忙,瓦胡的女人硬是没有让。三婶就担满了水缸,坐在厢房里给女儿梳头。
饭菜除了苦苣酸菜拌汤,还有玉米面窝窝头,瓦胡家女人不知从哪里还弄来一把清炒的葱。他们坐下来吃饭时,瓦胡的女人阴着脸说,菊花(三婶的名字出鞘 酥油饼。之所以叫三婶,那是她嫁给王武安后,王武安在家里排行老三,所以我们都叫三婶),你看你来家里也快一年了,你给我们也帮了不少忙,但你也不能这样一个人过呀,老是待在我家,我们怕耽搁了你,再说,那孩子还是有个爹的好。三婶说,话虽如此,但谁愿意要我们这孤儿寡母的九座寺庙?瓦胡说,你的事情我最晚上和王武安兄弟说了一下……瓦胡的女人打断了瓦胡说,你要是愿意,我给你说呀,王武安兄弟家里就一个人,说了也愿意要你的孩子,不嫌弃她。再说,这近一年多来,我想你也耳朵里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我最讨厌别人嚼舌根子了,再一个,我家的瓦胡是啥货我自己知道,所以,还是觉得你早点成家好,瓦胡脸耍一下红了,三婶也红了。三婶说,嫂子,昨儿个……她还未说完,瓦胡的女人就说,你不要说了,我知道啥事都没有。三婶说,只要有人愿意要我,愿意疼我的娃,我就跟上人走,瓦胡的女人说当涂二中,这事情包在我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