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丽娅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谭晶歌曲下载中科大教授遭死亡威胁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政经参考

2014.05.09 | 34阅读 | 全部文章

中科大教授遭死亡威胁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政经参考


来源| 野马财经
一场引起舆论轰动的量子通信界“锤杀案”背后,竟然还有“经济纠纷”的影子。生意没有了,人情也没有了,科学家与资本家“兵戎相见”?
沸沸扬扬的公开信事件
2017年9月28日,国庆节前夕的一个夜晚,一封来自中科大教授彭承志的公开信《科学家遇上流氓怎么办?我没什么办法,但我可以说出来》,将九州量子(837638.OC)及其董事长郑韶辉推向了舆论的风口。
彭承志在公开信中称“郑某(郑韶辉)等人威胁要锤杀我的子女,并精准报出我家庭住址和小孩信息,对本人和家人形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损害,导致团队成员人人自危、无心工作,严重影响了团队承担的国家重大战略任务,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中科大教授遭九州量子董事长死亡威胁?一时间舆论哗然,又迅速平息。
时隔数月,该事件又有了新进展。作为当事一方的九州量子董事长郑韶辉主动回应了公众疑问,讲述了有别于上述公开信之外的另一个故事版本。
与彭承志公开信所述不同的是,郑韶辉称背后的真实情况是他与中科大科学家之间从紧密合作到出现矛盾谭晶歌曲下载,最终彻底决裂的故事……
在郑韶辉看来,这是一个科学家和投资人从亲密联合到决裂的商业纠纷。
“所谓的‘锤杀’其实是我向彭承志追要3000多万元借款无果的情况下卜昌森,在对骂中说的过激语言。双方互相都有言语威胁。”郑韶辉表示。
真相变得扑朔迷离。
科学家与资本的完美组合
要试图理清事实,还得从双方的交集——量子通信“京沪干线”开始说起。
“京沪干线”项目为2013年7月由国家发改委批复立项,由中科大作为项目建设主体,中科大教授潘建伟作为“带头人”、彭承志团队负责,安徽省、山东省投资建设的。
“我和彭承志、潘建伟都是中科大的校友,十年前开始结识这个团队,他们的业务能力非常出色,我很看好量子通信。这也是当初我愿意跟着他们一起干的原因。”郑韶辉说。
郑韶辉回忆,2013年双方密切接触,潘建伟团队提出要和郑韶辉团队全面合作:一方面请郑韶辉管理的基金投资潘建伟控股的安徽量子(后来改名为“科大国盾”),支持其发展。
另一方面潘、彭团队把量子技术引入浙江,与郑合作在浙江设立一个量子通信产业化平台公司,同时提议将“京沪干线”从上海延伸到杭州,建设“沪杭干线”。
在郑韶辉谈及“沪杭干线”的过程中,他反复提到的两个人也是彭承志、潘建伟。
郑韶辉告诉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这个项目我主要负责解决资金和公司资本化,潘建伟、彭承志团队则是这个项目的主要推动者,进行通盘策划和设计、建设,并且干线使用的量子通信核心设备也是由科大国盾提供,整体双方合作是顺畅的。”
上海一位投资基金的经理分析称,“从量子技术到量子工程,这是一个高精尖的封闭行业,从郑韶辉和彭承志的团队操作来看,这一切都是符合双方需求的洪荒不朽。资本方获得技术产业化的红利,技术方通过资本方可以快速进行技术产业化和资本化,推进技术的普及。”
“这是完美的配合。如果有这样的技术团队,作为资方,我也愿意投它。”该投资经理称。
双方曾度过一段蜜月期
查询彭承志、潘建伟以及郑韶辉三人履历,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此三人颇多交集。
首先,三人都曾经直接或间接存在于科大国盾的股东里。
科大国盾成立于2009年5月,其前身为安徽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发源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工商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6月28日最后一次股权变更,科大国盾第一大股东中国科学院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股18%,潘建伟持股11.01%,彭承志持股2.82%。
彭承志除了拥有中科大教授、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得者等头衔,还有另一个身份——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科大国盾“)的董事长。
科大国盾工商历史变更记录中思乡症,也曾经出现了郑韶辉的身影江之岛盾子。
2015年5月和2015年11月先后有两家投资机构进入科大国盾,分别是杭州云鸿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杭州兆富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计持有科大国盾10%股份。付嵩洋
据了解,云鸿投资、兆富投资原是由浙江国贸东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控制,郑韶辉则是浙江国贸东方的时任总经理。
其次,除了科大国盾,“沪杭干线“运作团队在项目推进过程中曾设立数家关联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沪杭干线”的承建方为浙江神州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神州量通”)。神州量通的股东包括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持股51%;浙江神州量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神州量子”),持股37.24%。
神州量子成立于2014年9月,公司成立之初陈增兵就持股60%。陈增兵是中科大上海研究院潘建伟量子团队核心成员之一,和潘、彭一起都是科大国盾的创始股东。

此外,小编还查询到陈增兵除了曾任神州量子董事长之外,还担任过九州量子的董事。
郑韶辉据此认为一鸣特沙发,这些都能够证明“沪杭干线”与中科大潘建伟团队之间存在合作关系。
对此,小编向多位当事人求证,均未获得回应。其中神州量子创立之初的总经理夏某在听到来意之后,只说了一句“关我什么事,再见!”便匆匆挂了电话。
3234万元“借款”埋下隐患
通过科大国盾、神州量子到神州量通层层的股权结构设置,形成了技术方、资金方的完美组合。那么,后来又是什么原因导致双方合作决裂呢?
“是一笔我作为科大国盾股东给彭承志等公司管理团队3234万元的危险借款。”郑韶辉认为。
据郑韶辉介绍,作为双方合作的核心内容之一,郑韶辉曾通过云鸿投资和兆富投资增资入股潘建伟、彭承志所在的科大国盾。
2014年8月,云鸿投资和兆富投资分别与科大国盾签订了《安徽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增资协议书》,以50元/股的价格,向科大国盾增资共计2.31亿元。云鸿投资获得245万股的股份,兆富投资获得217万股的股份。
正是这笔投资埋下了隐患?
2014年9月,云鸿投资按照协议将70%的增资款打到科大国盾账上。三个月之后,科大国盾一方没有启动增资入股的工商变更程序。
据郑韶辉介绍,2014年12月彭承志忽然向他提出借款要求,并以此作为入股前提条件。
“彭承志提出通过主动降低增资价格方式,将云鸿投资原本需要付出1.225亿元资金才能获得的245万股,以9016万元拿到。”郑韶辉介绍,“多出来的3234万元则以借款的方式分别给彭承志团队三人(彭承志、赵勇、彭顷玉)。之后这三人再以6.5元/股的价格先行对科大国盾增资,获得498万股的股份。”
根据郑韶辉出具的资料,彭承志等九人与云鸿投资签订无息借款协议,时间为2014年12月左右。
根据协议内容,双方认为“彭承志等人在量子方面承担着关键作用”,为鼓励彭承志、赵勇、杨涛、陈庆、张军、冯斯波、张爱辉等9人,云鸿投资向上述9人提供3234万元借款神纹战记,借期20年(自2014年9月10日起至2034年9月9日)。
同时双方还约定,如果安徽量子在A股上市成功或者自成立以来安徽量子累计利润达到1.7亿元。云鸿投资就将3234万元作为奖励,不需要彭承志等人还款。
2015年2月5日,云鸿投资又与科大国盾重新签订了一份增资协议,前者以9016万元的价格对后者进行增资,最终获得5.83%的股份。
郑韶辉认为,云鸿投资以更低的价格购入科大国盾股权,剩下的钱再借给彭承志团队,有借款协议为证。对基金而言,不仅没有资金损失,而且还能以同样资金成本获得同样股份。
之后的入股便十分顺利。
对于这笔3234万元的借款,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近段时间曾多次联系彭承志等人,截至发稿均未获得有效回应。其中彭承志两次均对野马财经表示,“不便回应。案件已移交司法,后续进展会通过官方渠道发布。”
基金要债,科学家团队离场
2016年1月底,科大国盾开始筹备上市。
“对于当年这笔3234万元的借款,律师认为必须抹平,否则可能存在刑事风险。”为此郑韶辉专门咨询了律师,他称,“我是很担心事情会出现问题,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据郑韶辉介绍,在咨询律师之后,他当即找到彭承志商量“抹平”债务方法,遭到彭承志的拒绝。“彭承志方面认为我背信弃义,出尔反尔中塔领土争端。”郑韶辉称。
双方的矛盾出现,并且开始逐渐升级。
2016年3月,在多次电话沟通未果之后,郑韶辉直接奔赴中科大上海研究院找到彭承志。双方进行了第二次面对面的沟通,同样无果,双方还发生争吵。最终哈罗小说网,感到愤怒的郑韶辉决心通过法律手段,将那笔3234万元的借款搬到台面上。
“到这一步,郑韶辉也有点失去理智了。” 郑韶辉的一个朋友评价称。
2016年10月,郑韶辉通过云鸿投资向彭承志方面发了一封律师函,要求其立即返还借款。
科大国盾回函称,“2014年9月10日,彭承志等人向贵方借款3234万,是经过科大国盾董事会研究同意的,不是个人行为亦不是职务侵占和收受贵方财物,借款悉数用于公司管理团队和技术团队认缴新增资本。”
借款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事情出现了新的动向——科学家团队开始离场。
根据相关记录,2016年12月,科大国盾第一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决定潘建伟以130元/股价格转让270万股股份,获得转让款3.51亿元。2017年2月13日,科大国盾股东大会继续通过陈增兵转让70万股、冯辉转让20万股、杜红军转让12万股、于晓风转让72.04万股等,转让价格同样为130元/股诱爱卡盟。
这两次股权转让,云鸿投资均投出反对票。
在看过此案例后,多位投资基金经理认为上述股权转让有违常规。一位投资基金经理称,“技术团队的入股资金是通过向基金借款获得,现在技术团队却抢先套现,这无法向基金的LP们交代。”
从合作伙伴到“兵戎相见”
一位知晓此事的中科大教授称,“在郑韶辉与彭承志公开决裂之前,我一直认为双方是密切合作。他们闹翻后,中科大有些人还认为他们是唱双簧”。
郑韶辉也曾试图缓和矛盾。2017年7月19日下午,他先是派人与中科大上海研究院彭承志团队沟通,之后又多次约见潘建伟见面沟通,均遭到拒绝。
后来,双方矛盾进一步升级山村奇案。
2017年9月4日,郑韶辉被安徽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带到合肥。同月15日,在写下云鸿投资退出科大国盾的承诺后,郑韶辉回到杭州。
之后,郑韶辉一边按照事先答应的条件协调云鸿投资退出科大国盾,一边继续催促彭承志归还3234万的借款。
2017年9月28日晚10点20分,郑韶辉微信联系彭承志见面商谈有关事项,彭承志没有回复。当晚11点多,彭承志微博发表了公开信。公开信中,彭承志称郑韶辉威胁“锤杀彭的子女”的情况。
一时舆论哗然,郑韶辉和九州量子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然而,当时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联系采访彭承志,均被彭婉言拒绝。如今时隔近一年,涉事方郑韶辉站出来复盘这段量子界备受关注的谜案。野马财经再度联系到彭承志进行求证,依然被彭明确拒绝。
除了彭承志,野马财经还向潘建伟等人核实。截至发稿时,潘建伟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或处于暂时无法接通状态白登春。
相关阅读:
中国科大教授、杰青遭死亡威胁

彭承志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官网上的个人介绍

9月29日消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员,“墨子号”科学应用系统总师彭承志发表公开信《科学家遇上流氓怎么办?我没什么办法,但我可以说出来》称,遭到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某等人的侮辱、恐吓,被威胁要锤杀其子女,并精准报出彭承志的家庭住址和小孩信息,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损害,导致其团队人人自危、无心工作海门岛,严重影响了团队承担的国家重大战略任务,现实名写出公开信,提醒广大投资者慎重判断。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声明
公开信中,彭承志提醒广大投资者在投资量子通信产业过程中,要选择真正拥有核心技术、守法诚信的企业,谨防陷入“庞氏骗局”,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以下为公开信原文:
我的一封公开信
致启者:
2017年8月至2017年9月期间,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某伙同他人通过拨打电话、发送短信等方式,多次对我及所在团队进行侮辱、恐吓。郑某等人威胁要锤杀我的子女龙之声,并精准报出我家庭住址和小孩信息,对本人和家人形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损害,导致团队成员人人自危、无心工作,严重影响了团队承担的国家重大战略任务,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现为维护本人合法权利,揭露郑某等人的不法行为,特致此公开信,并向广大投资者发出善意提醒。
2017年7月初,多个网站上出现了以“九州量子成行业探路者 揭开量子通信产业化帷幕”为题的新闻报道文章。2017年7月10日,郑某实际控制并担任董事长的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在微信公众号“九州量子”中发布文章,宣称“‘沪杭干线’利用已有的光纤管道资源,铺设量子光纤,中间设置彭埠、桐乡、嘉兴、大港、漕河泾、中科大上海研究院等六个中继站,上海端的接入位于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上海枢纽点”。2017年7月18日,为避免误导和以正视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上海研究院发布声明进行了澄清:“从未设置所谓‘沪杭干线’的中继站”,从未与所谓“沪杭干线”发生业务往来与合作。
郑某等人不仅不终止侵权行为,反而恼羞成怒,将矛头指向我和所在的研究团队。2017年9月,我多次接到电话和短信,对我本人及近亲属进行骚扰、侮辱、威胁。因郑某等人的行为不仅涉嫌刑事犯罪,也严重侵害了我的人身权,我不得不拿起法律武器维权。目前,我已正式委托律师向郑某等人发送律师函,要求停止侵权行为、赔礼道歉。
作为工作在世界量子科技领域前沿的科研工作者裴翠翠,我深知量子通信产业的发展需要各方面的支持,但更加需要警惕打着量子旗号、在资本市场上恶意炒作和欺诈的行为。在这里,我提醒广大投资者在投资量子通信产业过程中,要选择真正拥有核心技术、守法诚信的企业,谨防陷入“庞氏骗局”,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在这里,我也愿意用一些数据提醒广大投资者。世界上最先进、范围最大、用户数最多的量子通信网络是在我们中国——“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总投资5.6个亿。京沪干线是2012年国家发改委批复立项,目的是广域量子通信技术的技术验证和应用示范,总长度2000多公里,连通了北京、济南、合肥、南京、上海多个大城市,服务于各地政务网和银行客户。在某些吸引投资者的宣传里面,动不动就要投资数亿来建一个小镇或一个区的量子通信网络,可信度有多高,在这样的小范围内,保密通信的用户需求有多大,具不具备应用价值,建网的目的是为了实用还是资本运作,请广大投资者慎重判断。
最后,我要阐述下我对量子通信产业的理解。量子通信的核心功能是保密通信,服务的目标是信息安全,它是在国家支持下发展起来并领先于全世界,未来最重要的用途也将是服务于国家重大战略需求。近二十年来,量子通信这个行业的科研人员是通过踏踏实实的工作,从无到有把量子通信做到了国际上最好,把量子通信带到了产业化的门槛前。未来量子通信能不能够真的形成一个产业,关键还在于要踏踏实实地满足好国家战略需求、服务好用户,要踏踏实实地改进技术和产品,发展跟信息行业的融合应用,让信息的传递、数据的存储更安全更好用。浮夸的概念炒作、业绩包装下的资本运作、各种侵权、甚至是黑社会般的人身威胁,都只会破坏量子通信产业的发展,最终受损的将不仅仅是投资者,还有国家的战略需求金牌女王。
衷心祝愿中国的量子科技,不仅仅能在科研上做到最好,也能在产业上做到最有用,服务于国家服务于社会,有益于我们每一个人。衷心感谢所有真正关心和支持量子科技发展的人!
彭承志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
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得者
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
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科学应用系统总师
2017年9月28日
个人简介
彭承志,男,1976年10月生于湖南。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首席科学家豪门主母。1998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应用物理专业,2005年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博士学位。长期从事量子通信实验研究,致力于发展实用化的量子密钥分发和基于纠缠的量子通信技术。2012年获首届陈嘉庚青年科学奖李亚倩,2013年获第十三届中国青年科技奖,2015年获“全国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与团队一起获2015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和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

选稿/ 陶云丽
编辑 /吴玉珊
审稿/ 石雅亮